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討論-1443 現在不行嘍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討論-1443 現在不行嘍閲讀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韩处长挂断电话后凝神想了几分钟。
周教授问自己要“政策”,背后肯定有黄老的身影。
某一个患者的“政策”对韩处长来讲是小事,解决医疗纠纷需要便宜行事的手段,但韩处长疑惑的是一個肠梗阻的患者黄老要做什么?
韩处长没想懂,但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有限,马上收拾收拾出门去手术室。
原本韩处长准备一直陪着黄老,但被黄老给撵走,说不能耽误正常的临床工作。
这回一定要去手术室,黄老做什么,要什么政策都无所谓,关键是一定要在黄老面前刷刷脸。
虽然有周从文的关系在,但韩处长心心念念惦记着黄老。
以前认为黄老“只”是一名普通的院士,连两院院士都不是,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教科书编纂名单里有黄老的名字,但那也不算什么。
最重要是的老人家行将就木。
但最近周从文和医大一院那面有些往来,韩处长找了其他渠道侧面了解一下,知道了黄老在波尔多中心医院举办的欧洲消化内科的会议上做的事情。
老人家虽然老,可尖牙利爪依旧,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幸好自己从来没有忽略过,韩处长感觉自己很幸运,而且周从文表现的特别强势,根本不给自己任何轻忽的机会。
急匆匆来到手术室,推门韩处长就闻到更衣室里传来的白灵芝味道。
这烟绝少有人抽,但有周从文在,所以韩处长早都习惯,闻到味道就知道周从文和黄老肯定在术前一根烟。
“老板,您少抽点。”周从文的声音传出来,“您也不去呼吸内科重症看看,多少抽烟最后上呼吸机的。”
“拿出理论依据来。”黄老道,“就知道顺口胡说。不抽烟就用不到呼吸机了么?扯淡。”
“嗨,我这不是怕您回家,师娘她老人家把锅都扣在我脑袋上么。”周从文道,“我脑袋瓜小,扛不住这么大的雷。“
“谁要你扛。”黄老鄙夷道,”一会上手术,机灵着点。片子上考虑有疝,我用手游离,你得跟得上。”
“老板,我办事您还不放心么。”周从文笑道,他看见韩处长走进来,便招呼道,“韩处长,这点小事你怎么还亲自跑一趟。“
“我这不是来看看怎么回事么。”韩处长笑道,“我听说是胃肠的患者?“
假婚真爱
“嗯,一个老患者了,做过两次手术,又吞东西导致的肠梗阻。“周从文道,“肚子里粘的一塌糊涂,躲不开一刀。”
“黄老…”韩处长拉长了尾音,看了一眼黄老,剩下的话没说出口,留白十分。
“老板要上手做。”周从文很平淡的说道,“因为患者腹腔黏连的很严重,我听耿主任说上次手术就差点没做不下来。他游离肠管的时候,漏了三四个地儿,缝完有的地儿也不行,术后肠道里感染的很重。”
“所以这次耿主任不敢做,怕下不来。”
韩处长弓着腰,跑到黄老身边,“黄老,早就听912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据说912那面不管哪科有做不下来的手术都要找您,今儿我可得开开眼。“
零魔力的最强大贤者
“谁说的。”黄老抽了一口烟,笑呵呵的说道,“神经外科现在基本已经微创化了,很多手术我都做不了。“
韩处长微微一怔。
黄老这句话是谦虚,但里面蕴含了太多的意思。
现在神经外科的微创做不了,但以前呢?是不是有事儿还要找黄老。
“老板,上吧。”周从文看了一眼时间,掐灭了烟,伸手要接自家老板手里的烟。
黄老用力吸了一口,韩处长看见已经抽到过滤嘴的位置,依旧恋恋不舍,觉得有些好笑。
“老板,已经开始麻醉了。”周从文用出杀手锏。
“走!”黄老站起来,掐灭烟头后交给周从文,背手弓腰、趿拉着拖鞋走进手术室的走廊。
韩处长发现黄老掐烟头的姿势和周从文…不对,应该是周从文掐灭烟头的姿势和黄老特别像,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来到术间,韩处长看见耿主任站在一边,完全没上手的意思。
他把耿主任拉住来,问道,“耿主任,你不上?“
“韩处,有黄老上,我就不去了。”耿主任很直白的回答道,“下面看的清楚,我想看黄老做钝性分离已经很久了。“
田园小当家
“哦?”韩处长神色一动。
咖啡遇上香草
“前段时间帝都912收了一个茧腹症的患者,开始想要做腔镜,但气腹刚建立就撕裂出血。”耿主任道。
“茧腹症是什么?“
“简单说就是肚子里的小肠被一堆致密的结缔组织包裹,就像是蚕茧吐丝一样。”耿主任简单解释。
“最后开刀找的黄老?“
“后来他们自己开的刀,912的魏主任亲自上,结果捅咕了7个小时也不行,没办法只能找黄老来收拾烂摊子。“
“烂摊子?很烂么?”韩处长知道手术有多难,既然知道结果,也不紧张,笑呵呵的问道。
有兽焉
“满肚子的血,动哪哪出血,没办法。”耿主任道,“然后您猜怎么着?黄老上台后直接用手游离,
把魏主任看傻了眼。魏主任,那可是中华胃肠外科的主委,我们圈子里顶级的大牛。”
“黄老做的很顺利?”
“不能说顺利。“
韩处长点了点头,黄老做起来有难度也是应该的,毕竟912的大主任捅咕了7个小时都不行的手术,
换黄老一个80岁的老人上台……
说实话,韩处长觉得有些残忍。
“根本不是顺利,黄老上去之后不到3分钟就下来了。那手术,对黄老来讲根本没难度。黄老一边做一边说,腹腔的手术弹性大,就是比胸膜黏连简单。”
韩处长恶狠狠的瞪了耿主任一眼,说话大喘气,下次再这样,给他好看。
“今天的手术,你能拿下来么。”韩处长问道。
“我不敢上。”耿主任实话实说,“一年多前的那台手术我就是硬着头皮上的。黏连的很严重,我做了8个小时才下来。这是三次开刀,你说这人,真特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