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家父漢高祖笔趣-第221章 要不要一起來?

Home / 歷史小說 /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家父漢高祖笔趣-第221章 要不要一起來?

家父漢高祖
小說推薦家父漢高祖家父汉高祖
夜色下,整个赵王宫都被笼罩了黑暗之中。
随从举着火把,周勃凭着这火光,朝着王宫内殿走去,走在路上,周勃皱着眉头,他并非是那么情愿的前来赵国的。不过,天子既然下令,那他也只能遵从,在来到赵国之后,周勃还想着要操练军队,加强军备,以赵国之力,日后协助唐国外出捞战功。
想法是很美好的,而现实是很愚蠢的。
周勃来到赵国的时候,赵王非常热情的招待了他,对他很是尊敬,毕竟,他是周勃,他个人勇武不如樊哙,战绩不如曹参,统筹大局不如韩信,战略不如李左车,可是,他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将军,这些年里他不断的成长,这让他几乎没有什么短板,什么战都能打,什么兵都能带。
可是,就在宴席之中,忽有近侍让自己前往内殿。
干是平,周勃就遇到了戚夫人,戚夫人趾高气扬的要求周勃参拜自己,又以各种令人发笑的言语想要收复这位将军hellip;她甚至恐吓周勃,谩骂周勃是个不知抬举的小人hellip;hellip;要知道,连吕后都对周勃都是客客气气的,从不曾如此无礼过。
周勃自然也不受这个气,转身便离开了,也就是周勃为人稳重,若是换佃其他的开国猛人,像樊哙,陈平,曹参这样的,赵王母当即就归天了。
从此,他再也没有来过王宫,也再也没有跟赵王说过话了。
可今日不同,今日,是唐王派人前来,要自己前往的。
周勃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早就料到,唐王若是来到赵国,一定会引起大乱,因为他太了解唐王的性格了,也见识过戚夫人的本事了,自己这般沉稳的人,都险些被她气的破防,何况是唐王呢?
不过,周勃倒是很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若是唐王能杀了那个蠢女人,倒也不错。
虽然这样的举动会轻易被称为弑母;是重罪,可唐王哪里在乎呢?
当周勃靠近了内殿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对于一个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猛将来说,这股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周勃不由得眯起了双眼,当他走到了内殿门前的时候,他看到地上躺着诸多的尸体。
仙帝歸來
这些人都是负责保护戚夫人的甲士都是戚夫人从自己的家乡找来的蠢物,嚣张跋扈,赵王都指挥不了他们,而如今,无一例外,他们全部都被人所杀,有三个人是躺在门前的,其中一个人没有了首级,而这个人,周勃也从服饰上认出了他,那正是亲兵头子,戚夫人的弟弟,当初戚夫人还想让他来担任周勃的左右手,被周勃给打了出去。
而其余之众则是分布在各个地方,趴在地上。有人来到这里,被阻拦之后,大概是经历了什么冲突,随即,前来的人动手,砍掉了面前这个人的脑袋,随即又杀两人,其余甲士惊恐的逃散,却都被追上,一一杀死。
这个来访者只有一人,因为这些人的伤口大多都是一样的,除了那个被斩首的,其余都是一击命中,刺中了后心,喉咙等地,这剑法甚是毒辣,不像是君子之剑。
而这位来访者力大无穷,周勃看了看那个被砍掉了首级的尸体,想要砍掉一个人的脑袋,这需要很大的力道,尤其是拿着剑的时候。
周勃大步跨过那个家伙的尸体,走进了内殿。
内殿里的情况,不比殿外的情况好多少。
往日里那些仗着戚夫人的势力在国内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的近侍们,此刻却都已经变成了尸体,殿内都是尸体,几乎没有让周勃可以落脚的地方,周勃抬起头来,在不远处看到了刘长。
刘长看到周勃到来,抬起头来,看着他,咧嘴傻笑了起来。
而他浑身都是血迹斑斑,往日里憨憨的笑容,此刻看起来却是如此的阴森可怕。
周勃看到了躺在刘长身边的戚夫人;一动不动。七
周勃的眼角跳了跳,大步从众人身走过,走到了刘长的面前,俯身长拜。
禀告大王”
“赵太后谋反!意图谋害大王!今E被臣所诛杀!”
周勃大声说道。
刘长却摇了摇头,”她不能谋反,
周勃有些惊讶
她若是谋反,如意就要被连坐除国,会害了他的命。”
“而且,我还没动手杀她.她被吓晕召州;
周勃顿时有些迟疑,再次说道∶”禀告大王!赵太后干涉国事,安排亲近,多行不轨,臣诛杀其爪牙,准备派往长安!
“派往长安.,阿母一定会杀了她,而杀了母,岂有存子的道理?以阿母的性格,怕是要斩草除根.”
“那大王不如将其接回唐国hellip;囚禁起来。”
“我唐国不是垃圾堆,不是什么人都要。”
刘长缓缓擦干净了手里的长剑,笑着说道;”我本想直接杀了她,做个恶人,然后返回唐国.我不在意什么名声,只是,我今日若是杀了她,日后难免有小人说赵王教唆其弟弑母,我倒无所谓,只是不想让如意背负这个恶名,落下这样的把柄.”
“那大王觉得该怎么办呢?”
刘长笑了起来,几步走到了周勃的身边,”先前周昌还在的时候,她可是兴不起什么风浪的,仲父比周昌更有能力?为何还要惯着她呢?我相信仲父会处置好这件事,啊,赶了这么长的路,我也累了,仲父,那我便回去休息了!
刘长打了个哈欠,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周勃冷冷的看着周围的尸体,一声令下,即刻就有他的随从进来搬运这些尸体,清理现场。
很快,殿内的血迹,甲士,尸体,全部都消失了。
当周围变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周勃这才从地上扶起了戚夫人,”你无碍吧?能听到我的话吗?”
周勃几番询问,戚夫人缓缓回过神来,脸色异常的惊恐,看着周围,浑身颤抖着,”他.他迷ddot;迷ddot;”
“您不必担心,他已经离开了。
“我.我”
戚夫人完全说不出话,周勃扶着她;小心翼翼的将她带回了床榻上,戚夫人此刻还是哆嗦着,死死抓着周勃的手,尚未平静,周勃便帮着她躺了下来,又让她喝7些水,从一旁拿起了枕,拿起了被
鮮妻甜愛100度:大叔,寵不夠 公子焰
“谢谢你.”
周勃摇了摇头,”不客气,休息吧.”
周勃说着话,伸出手来,为她盖上了被,他用手抓着被,一路将被盖到了她的脸上上,双手轻轻放在了被上,完全盖存了她的面部,那一刻,戚夫人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周勃一动不动,脸色平静,安静的等待着。
过了许久许久,等到戚夫人再也不动弹了,周勃这才将被往下拉下一些,帮着戚夫人合上了双眼。
周勃走出了内殿,挥了挥手,叫来了-个随从。
“去叫醒大王吧,告诉他,他的生母病逝了。”
如意此刻在熟睡,当随从将他摇醒的时候,如意还有些迷糊,”长弟?长弟呢?”
“唐王早就回去了,大王,殿内出了大事’
如意猛地惊醒,他努力的回忆着方才与刘长饮酒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老夫人她hellip;.她病逝了hellip;””你说什么?!”
如意猛地推开了面前的随从,发疯般的朝着内殿冲了出去。
当他冲到了内殿的时候,周勃正站在殿门口,朝着如意低下了头,”大王节
满朝王爷一锅端
刘如意看到了安详的躺在榻上的戚夫人,如意几乎是扑到了她的身边,不断的叫着她,他再次痛哭了起来,这一次,如意百感交集,有悲痛,甚至还有一丝轻松,他跪在生母的面前,嚎啕大哭。飞2周勃站在不远处,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大王,臣已下令抓捕了老夫人的近侍与甲士,这些人仗着老夫人的势力,无恶不作,我应当处置。
可刘如意却没有回话,,他只是哭着。
在刘长赶到赵国的第一天晚上,赵太后病逝。
众人猜测,赵太后是被吓死的。唐王为人蛮横,恶名在外,他与吕后亲近,戚夫人本就怕他,听闻他来了,大概是因为害怕而暴毙。
但是,谁管她是怎么死呢?
呼雀跃啊。这些年里,这个疯女人将群臣都折腾的不轻,没有吕后的本事,却处处要效仿吕后的做法,干涉国事,肆意安排亲信,私自惩罚大臣,甚至还想要参与赵国的朝议,周昌在的时候,她还不敢太放肆,在周昌离开之后,那就是变本加厉。
她似平觉得,有一个当王的儿子,她就可以在赵国做任何事情,可她每次闹事,最后前来收尾,跟众人道歉的,却是她这个当王的儿子。
群臣都觉得赵王很不错,赵王高大帅气,尊敬群臣,关爱百姓,上位之后常常走访各地,也不修建王宫,也不享福享乐,几乎就是在全身心的将赵国从废墟里拉出来。
奈何,就是有个一言难尽的生母,
刘如意费尽心思从唐国等地借来耕,准备借上几年,为赵国留下牛犊,然后他的生母就要为自己的寿辰半一个十牛宴,群臣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赵王跪在内殿之外,险些把头给叩破了,都没能打消太后这个疯狂的想法。
若说唐王是在不断的给他阿母惹麻烦,那如意正好相反,他阿母在不断给他惹麻烦。
他阿母常常说如意应当继承皇位,还多有不轨之言,说真的,要不是如意对群臣还不错,只怕群臣早就绑了他们去长安换功绩了。
群臣也曾上奏长安,弹劾戚夫人欺压赵王,请求太后能出面,可那些送往长安的书信就如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赵王的夫人好不容易有了子嗣,戚夫人便因为小事与她起了争执,趁着如意外出巡察的时候,便让儿媳在屋外跪了四个时辰,导致刘如意的孩子也没能留下.hellip;甚至,到如今都没有子嗣。
如今,赵国的这个祸害终于不在了。
果然啊,只有祸害才能送走祸害!
群臣虽然开心,可是当着刘如意的面前,还是不敢笑,只是让大王节哀。
刘长则是站在刘如意的身边,”还想着要跟你继续饮酒呢hellip;看来还得再等一年量;
刘如意没有说话,看起来有些憔悴;却没有再落泪。
刘长扶起他,拉着他到一旁吃饭,刘如意看着面前的饭菜,怎么也吃不下去。
“长啊.生母死了,我守孝却哭不出来hellip;我不孝。”
“别放屁了,你能忍这么久,你都已经算是大孝子了。
刘如意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她是我的阿母啊。”
刘长摇着头说道;”好了,不必再想了,你是诸侯王,赵国百姓还在受难,与其想这些,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治理赵国吧,那周勃,真的是一个人才,尤其是打仗这一块.我师父曾多次用他指挥的战役来教我,还说诸将里就他有帅才hellip;你有这样的人才辅佐.啊,真的是令人羡慕啊!”
刘如意瞥了他一眼,”我就一个周勃,你呢,王城内有张苍,盖公,王陵,朱建,李左车,地方上,上党有任敖,太原有孙赤,上郡有张相如,雁门有魏遫,云中有周灶,济北有董赤,代郡有陈濞hellip;你身边有季布,栾布,张不疑,召平等人军中将领更是韩信,彭越,英布之旧部,
‘你还羡慕我???”
“你是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价唐国的官吏每次前来,都是趾高气扬的,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这些简直跟你一个德性!”
刘长咧嘴傻笑了起来。随即傲然的说道;”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刘如意一愣,随即接梗,”人言唐人沐猴而冠耳,果然!”
刘长笑了起来,恐吓道∶”说这话的人可是被项羽给烹杀了!”
刘如意再次玩梗,说道;”我与唐王具北面受命天子,约为兄弟,吾既你兄,若欲烹兄,而幸分一杯羹!”
刘长再次大笑了起来,他指着刘如意,叫道∶”百年之后,我们定会挨阿父的打!”
当初盖公给诸兄弟教导史,本来是想让他们能用历史来看清如今,长点记性,奈何,这帮诸侯王学史就当玩梗用了,也没长啥记性。而他们玩的这两个梗,都来自造梗大王项羽。
刘长又陪了刘如意几天,这才准备离开。
而在离开之前,他又去拜见了周勃
“仲父!
当刘长再次笑着走进门的时候,周勃摇了摇头,没有想到啊,自己都到了赵国,还是躲不开这竖子。刘长拿着礼物来拜见,周勃便请他坐下来,算不上亲近,
事情,只是笑着夸赞道;”当初我阿父那般称赞仲父,我不以为然,看来,是我浅薄了。
周勃皱起了眉头,周勃同样也是跟在刘邦大哥身后玩到大的跟屁虫,就类似如今跟随在刘长身后的周亚夫。刘邦对他非常看重,甚至格外的喜爱,总是将最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做,宴席的时候还常常搂着他高歌,弄得周勃苦不堪言。
而说到了高皇帝,周勃的眼神便柔和了些许,”高皇帝爱我,我虽死却也不能报答。
“来,来,饮酒!”
刘长表现的很是亲切,两人吃着饭菜,又饮起了酒水。
“其实,大王不该离开长安的。’周勃忽然说了起来。”哦?为何啊?”
“能继高皇帝衣钵的,唯有大王,刘长惊讶的看着周勃,在劙长的印象里,周勃为人沉稳,老谋深算,这番话怎么都不像是他能说出来。
周勃注意到了刘长的惊讶,他很是平静的说道∶”高皇帝临死之前,曾对我留下遗命,若事有变,便由我来诛杀外戚。
“哦”
刘长看起来没有半点的惊讶,他好奇的看着周勃,”你为何要告诉我违件事呢
“因为大王视我为敌。”
“寡人一直都将您当作自己仲父,何时当成了敌人呢?”
周勃摇着头,认真的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大王,我并非是大王之强敌,世人都说大王怀有异心,我却知道不是如此,陈平知道,我知道,灌婴装作不知道,其实他就是大王派到我们身边的.,大王是想要保卫大王,避免内乱hellip;我们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
“在当面斥责和当廷力争方面,我们比不上王陵,但说到保全社稷,维护刘氏后人,王陵却比不上我们。
“若将来有变,我们会协助大王,平定内乱,大王不必总是想着如何对付我们。rdquo;
刘长听闻,顿时大笑了起来。”有我在.就不会有变。'”如此最好。”
刘长又说道∶”若你觉得我这次来找你,只是为了打压你,对付你,那你就想错了,我刘长的剑,永远是对外的,当然,必要的时候也会用来除掉蛀虫.,不过,许些蛀虫而已,我并不放在心上,我这次来找你,是因为匈奴的事情。
“不错,我要联合唐,燕,赵三国,出兵讨伐匈奴!”
刘长站起身来,认真看着周勃,”我要斩下冒顿的首级,送回长安,你要一起来吗?
周勃回答道∶”赵国贫苦,没有粮草,没有军械,若召集士卒,必定影响农耕”
唐国出战马粮食,燕国出士卒军械,赵国嘛hellip;你一个人来就约了。”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